鶯兒

鶯兒

(心靈手巧的丫頭)
中文名:
鶯兒
其他名稱:
黃金鶯
登場作品:
《紅樓夢》,《吳氏石頭記》
人物簡介:

鶯兒,《紅樓夢》中薛寶釵的丫頭。因薛寶釵嫌金鶯拗口,改叫鶯兒。她甚是乖巧,薛寶釵在觀看通靈寶玉,念著玉上所鐫之文“莫失莫忘,仙壽恒昌”時,她馬上想到這和小姐項圈上的兩句話是一對兒。她手特巧,擅長打絡子、編花籃等,還頗懂色彩的搭配。薛寶釵嫁給寶玉后,她就成了薛寶釵的陪房丫頭。

清朝名人推薦
中文名
鶯兒
其他名稱
黃金鶯
登場作品
《紅樓夢》,《吳氏石頭記》
性別
職位
丫鬟
主人
薛寶釵
事件
巧結梅花絡

角色設定

寶釵的貼身丫鬟叫黃金鶯,小名鶯兒,是寶釵帶來的,至于什么時候跟著寶釵的我們不得而知了。但我們至少知道她和寶釵是非常親近的,要不然寶釵從薛府到賈府只帶上她,卻不是其他的人,所以也可以說鶯兒就是寶釵的心腹。而正是因為如此鶯兒才會是受寶釵日常舉止的影響最大的人。她的一舉一動無不是透視著平時寶釵對她的教導。

鶯兒嬌媚可愛,心思細巧,她看了通靈寶玉上的兩句話后,便說與寶釵金鎖上的兩句話正好是一對兒。

小說有好幾處寫她既精于手工工藝,又富有審美意趣。她一出場就是同寶釵一起描花樣,第三十五回鶯兒打絡子一段,更顯出她審美眼光的不俗,她對絡子與所裝物品間顏色搭配的見解,至今還為工藝家們所樂道。第五十九回她與蕊官在柳堤邊走邊編花籃一段,令人賞心悅目,我們似乎見到了一個個滿布翠葉、中插鮮花的花籃在她靈巧的雙手中編制而成。續書寫寶釵嫁與寶玉之后,她也跟了過去。

出場次數

鶯兒第一次出場的時候也就是第八回比通靈金鶯微露意。正是因為鶯兒的一句話,才讓寶玉識見了寶釵的那金鎖,引出了那金玉良緣的序幕。在此期間,很多人都認為此事便是事先寶釵和鶯兒設好的一個套,要故意發出金鎖的消息而讓寶玉上當。但我們來看看這段文字是怎么寫的也便清楚到底是不是這么一回事的。

(寶釵看畢,又從新翻過正面來細看,口內念道:"莫失莫忘,仙壽恒昌."念了兩遍,乃回頭向鶯兒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這里發呆作什么?"鶯兒嘻嘻笑道:"我聽這兩句話,倒象和姑娘的項圈上的兩句話是一對兒."寶玉聽了,忙笑道:"原來姐姐那項圈上也有八個字,我也賞鑒賞鑒."寶釵道:"你別聽他的話,沒有什么字."寶玉笑央:"好姐姐,你怎么瞧我的了呢."寶釵被纏不過,因說道:"也是個人給了兩句吉利話兒,所以鏨上了,叫天天帶著,不然,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兒.")(寶玉看了,也念了兩遍,又念自己的兩遍,因笑問:"姐姐這八個字倒真與我的是一對."鶯兒笑道:"是個癩頭和尚送的,他說必須鏨在金器上-"寶釵不待說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問寶玉從那里來.)

我們先看第一段話的第一句,這句話中的“也”字和“發呆”二詞,可以知道當時寶釵自己是發呆了一陣子的,當然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她也發現玉上的字與自己的金上的字配對而發呆想了一會。可想當時寶釵在此之前是絕對不知道寶玉的玉上的字與自己金上的字是配對的,也就談不上什么預謀了。而“發呆”二字又證明鶯兒聽了寶釵念了那玉上的字之后,也想到了金玉字之配的,是故才發呆了一陣子,待到寶釵對她的時候,她才笑著對寶釵說了那句似乎如取笑寶釵一般的玩笑話。而最后寶玉又是怎么看到金鎖的呢?最后寶釵是被纏不過了才把金鎖給寶玉看的。而寶玉看后自己也不自覺的認為那金玉是一對的。而此時鶯兒又更想玩笑似的捉弄二人,是以才說出"是個癩頭和尚送的,他說必須鏨在金器上……"就這當伙話被寶釵給阻斷了,而下面的卻是最重要的話。若是寶釵欲謀寶玉豈會不讓他聽到,讓寶玉心中有份惦記的?鶯兒的話我就替她說下去,下面的話大概就是“而且還要找一個同樣有字的玉來配才行。”或許有人會問:我能猜出寶玉猜不出?當然我是聽到后來薛姨媽之語才能推斷出來的。若光把這么一句有頭無腦句子拋在那里,誰會想到下面要說的話竟是這樣的。試想若這樣去謀寶玉,豈不把寶玉當成地仙了,萬事通的。

不過從此事又可以看出,寶釵在平時待人是極寬厚的。而且性情也不是那么傳說中的冰冷。要不,主人在說話,丫頭豈可插嘴,并且還是調笑主子的。由此可以想出平時寶釵是很嬌慣鶯兒的,甚至也就沒拿她當丫頭看,以至于她叫了鶯兒一遍叫她去倒茶,她卻依舊站在那玩笑的。亦可由此得出雖寶釵平時多對眾人好,也未必就是拉攏人心的,而是天性本就寬厚的。

第二次鶯兒出現的大鏡頭就是三十五回,也就是那有名黃金鶯巧結梅花絡。有人說這回正是鶯兒之口去大肆宣傳金玉良緣。我先不忙說說這些話的人懂不懂顏色搭配的學問,就說寶玉光聽這幾個顏色的搭配便能想到原來什么什么顏色代表金,什么什么顏色代表玉,它們合在一起才好看的。我看這樣拐幾個彎才得到的結論,寶玉是決計想不出來的,而也只有那些自認為對顏色研究頗深的諸君才懂的。

同時我們也從鶯兒口中的這番話可以看出鶯兒對女紅是相當的熟悉的,而鶯兒的女紅又是誰教的呢?當然不可能是什么老婆子教的,一來以鶯兒的身份未必會聽這些老婆子的,二來這些老婆子她們自己都未必會懂這些的。她們最多只是懂些絡法便是了,哪還有這些理論的。所以毫無疑問的可以說是寶釵教她的。在這里我不想大加夸贊寶釵的博學。在寶玉的“一字師”和惜春的“繪畫論”上她的才能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我想說的是鶯兒能懂得這些十分精細的東西,當然是寶釵一遍遍不厭其煩的教導于她的。才使得她能夠知曉此道并且如此純熟的。到這里我又不禁想說說香菱學詩的事情了,大家看到的都是黛玉教香菱學詩的,以誠相待,十分熱心的,而相反的,寶釵卻冷眼旁觀。自己一點點也不指點香菱,可以看寶釵多冷漠。但從她教導鶯兒來看,她是絕對不會什么不耐煩的教香菱,但說她不熱心到還是可以的。因為寶釵她知道,她教香菱這些是沒有任何作用的,等她的哥哥薛蟠回來,香菱所學的這些不又是付諸流水的

。何不學些實用的。是以為什么寶釵為什么會熱心教導鶯兒女紅,卻不甚熱心對待香菱學詩的問題。這又何嘗不是為了香菱好,讓她不要移了性兒。

鶯兒的再一次出現有一點扮戲是在五十九回鶯兒編花籃而導致春燕挨打的事件。在這里我不想贊嘆鶯兒的手巧,而是鶯兒所說的話“姑媽,你別信小燕子的話,這都是她摘下來,煩我給她編,我攆她,她不去。”也正是因為著句話才引起了春燕挨打的事件。在這里物品想大家都不會太加責怪鶯兒所說的那句話。因為她說的那句話純粹是好玩的,無意的捉弄春燕的,可以講她是講玩笑話的,根本無心去陷害春燕。這又不禁讓我想起滴翠亭事件。這兩次事件雪芹是不是要說些什么,拿鶯兒當寶釵,拿春燕當黛玉。在二十七回時不是有埋冢飛燕泣殘紅嗎?此燕?彼燕?或許雪芹也想說明當時寶釵乃是無心之為?而故意設計此異曲同工的場景。婆子看到鶯兒摘柳不敢說鶯兒什么,鶯兒無心的玩笑就把春燕放在了罪魁的位置上。小紅快發現寶釵時,寶釵不想讓她們發現是自己知道了她們的秘密,便無心拿了黛玉當擋箭牌。而鶯兒的無心是明知的,而正是因為寶釵的無心未寫出,而讓她因這件事情成了眾矢之的。而這兩件事情的交接,或許正是雪芹怕人們誤會而由此添筆一作也未可知。

不過話又說回來,滴翠亭事件之后,黛玉失去了什么嗎?

沒有,或許有人會說她由此被丫頭記恨,但黛玉獨來獨往這些又于她有什么關系呢。寶釵或許也看到了這點,黛玉得罪了人,別人都不好怎么樣的,因為人們都知道她素日的脾氣。但她自己不行,她一旦得罪人,這里便長傳閑言閑語了,她是短居,得罪了人她還能居的下去嗎?而她正是因為此而得到的是千古罵名,但在那種情況下,換做你,你會呆在那里讓人抓?或許你說這是狡詐,但這未免也不是一種隨機應變的靈活能力。而有人說她是故意陷害黛玉的,要不她不叫其他人的名字,卻單叫黛玉的,讓寶玉來背這個惡名豈不是更好。若是寶釵在此時叫其他人的名字,我絕對斷定寶釵是故意的陷害這個人的。而寶玉確實是個背黑鍋的好對象,可是你想一想在封建社會,一個女子叫一個男子,而且還追著他跑,那成何體統。而叫黛玉的話,一來寶釵本就是為尋她而去的,二是一時心急便脫口喊了出來。這也是常情,雪芹深知此情此況才有此一寫的。

總結評價

由鶯兒的三次出現,我們應該又可以看到寶釵的另一面,很少被人看到的一面。因為那是那么的細微,那么小,而且不經過人情與思考的推敲是很難看到的。其他從小的方面我們還能更細微的了解寶釵。而不是那么放大框架的去看寶釵,那只是她的外表,一直抓住她的外表不放,是很難體會到寶釵她真實的內心自我的。 

鶯兒之巧

綜述

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小姐,調教出來的丫鬟也不一樣。鳳姐作威,平兒作福;探春理直,侍書氣壯;惜春心冷,入畫受屈;迎春懦弱,司棋性烈;黛玉飄逸,紫鵑明慧;湘云豪爽,翠縷直言;寶釵端莊,而她的貼身丫鬟鶯兒活潑,靈巧。

嘴巧所在

寶釵把寶玉落草時銜著的那塊美玉上面的“莫失莫忘,仙壽恒昌”八個字,念了兩遍,引起了要去倒茶的鶯兒的注意,寶釵問她發呆的緣故,她馬上說:“我聽這兩句話,倒像和姑娘的項圈上的兩句話是一對兒。”寶玉一聽,非要看寶釵的。

寶釵遞給了寶玉。寶玉看后,說:“姐姐這八個字倒真與我的是一對。”鶯兒笑道:“是個癩頭和尚送的,他說必須鏨在金器上──”寶釵不待說完,便制止了她(八回)在這里,鶯兒的作用在于提醒寶玉在意“金玉良緣”的說法。她雖然沒有說完,可后面無非是“必須鏨在金器上,以后找個有玉的方能婚配”。鶯兒是個聰明女孩子,她知道寶釵的心思,時刻不忘在寶玉面前說她主子的好話。寶玉跟她閑聊時說道:“寶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兒寶姐姐出閣,少不得是你跟去了。”鶯兒抿嘴一笑。寶玉笑道:“我常常和襲人說,明兒不知那一個有福的消受你們主子奴才兩個呢。”寶玉露骨的一句話,鶯兒不但不惱,仍是笑道:“你還不知道我們姑娘有幾樣世人都沒有的好處呢,模樣兒還在次。”(三十五回)鶯兒要說的寶釵的“幾樣世人都沒有的好處”,因寶釵的出現戛然而止,但是,我們已經可以從寶釵的言談舉止猜出來。這也是曹雪芹“不寫之寫”的手段。

但是,這張巧嘴,雖然與有“巧嘴”之稱的晴雯的鋒利不同,發起脾氣來,也一樣不饒人呢!二十回中,賈環跟鶯兒賭錢賴賬,寶釵喝斥她,鶯兒滿心委屈,口內嘟囔說:“一個作爺的,還賴我們這幾個錢,連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兒我和寶二爺頑,他輸了那些,也沒著急。下剩的錢,還是幾個小丫頭子們一搶,他一笑就罷了。”雖然賈環是“主子”,自己又寄住人家,她卻據理力爭,可見她的耿直,不善逢迎,這一點與寶釵迥異。春燕阻止她折柳條子編花籃,鶯兒道:“別人亂折亂掐使不得,獨我使得。自從分了地基之后,每日里各房皆有分例,吃的不用算,單管花草頑意兒。誰管什么,每日誰就把各房里姑娘丫頭戴的,必要各色送些折枝的去,還有插瓶的。惟有我們說了:‘一概不用送,等要什么再和你們要。’究竟沒有要過一次。我今便掐些,他們也不好意思說的。”她理直氣壯,伶牙俐齒,說得頭頭是道。氣得春燕的姑媽拿春燕出氣,鶯兒攔著:“我才是玩話,你老人家打她,不是臊我嗎?”鶯兒勸說不成反臊了一鼻子灰,便賭氣說:“你老人家要管,哪一刻管不得,偏我說了一句話就管她了。我看你老管去!”春燕母親罵春燕,她說:“那是我們編的,你老別指桑罵槐。”(五十九回)她不胡攪蠻纏,有見識,敢擔當,有話就說,即使得罪了人,也不在乎。鶯兒的奴性沒有襲人深厚,也沒有晴雯那樣夾槍帶棒,生起氣來,也是尊稱不離左右,一口一個“你老”,可見鶯兒的嬌憨可愛。

手巧所在

鶯兒不只嘴巧,而且心靈手巧。

鶯兒是打絡子的能手,單看三十五回她跟寶玉交談時說到的花樣、色彩搭配等就可知道。正打著,寶釵就來了,她說:“這有什么趣兒,倒不如打個絡子把玉絡上呢。”寶玉聽了,喜之不盡,一疊聲便叫襲人來取金線。鶯兒的梅花絡是很出名的,她編的花籃,博得了黛玉的由衷贊賞:“怪道人贊你的手巧,這玩意兒卻也別致。”可見,鶯兒手巧,不是浪得虛名。 

關于結局

關于鶯兒的人物結局,通行本寫的是寶釵嫁與寶玉之后,鶯兒也跟了過去。目前公布了《癸酉本石頭記》后28回,該書中關于鶯兒的描寫與上述不同,其主要內容是:鶯兒幾乎是伴隨寶釵一生的丫鬟,寶釵嫁與寶玉后,不久寶玉拋棄寶釵后,寶釵又嫁給賈雨村。后來賈雨村遭到鉆營的門子報復,闔府被抄,寶釵和雨村被發配到外地,鶯兒等家中奴仆皆被趕出府中自便。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